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奢侈品 > 对话名流 > 正文

  • 文章正文
  • 我要评论(15)
  • 专访 Berluti 设计师亚历山德罗·萨托利

    来源: 外滩画报  2013-06-13 14:45

    亚历山德罗·萨托利在位于上海国金中心商场的 Berluti 旗舰店内接受本报专访。

    亚历山德罗·萨托利在位于上海国金中心商场的 Berluti 旗舰店内接受本报专访。

    作为当代最杰出的男装设计师之一,亚历山德罗·萨托利(Alessandro Sartori)的职业履历其实很简单。

    正如当年为杰尼亚集团成功创立年轻副线 Z Zegna 一样,他总是能从零开始,辟出一个全新的纪元。如今,身为百年制鞋品牌 Berluti 的艺术总监,萨托利肩负着为其打造成衣及整体造型的重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将为 Berluti 重新雕塑完美的绅士品格。”

    这是我第三次见到萨托利。依然是一口浓重的意大利口音,搭配意大利式的热情—他长了张更像工程师或是建筑师的面孔,黑框眼镜后总是流露出睿智的目光。

    和大部分男性设计师一样,萨托利穿衣服很有一套,不过比起Zegna 时期,显得内敛了一些:领口紧束,挽起的裤管下露出一双略显不羁的牛皮短靴。“我最近买了一幅拍摄于上世纪 70 年代的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肖像,挂在办公室里。照片中他戴了顶挺阳刚的牛仔帽,给了我不少灵感,”

    他指了指自己的靴子,“你看,男人的正装也可以这么有趣。”

    在巴黎自然博物馆里面发布的 Berluti 2013 秋冬系列。

    在巴黎自然博物馆里面发布的 Berluti 2013 秋冬系列。

    隐藏的宝石

    萨托利这个姓氏在意大利语中恰好是“裁缝”的意思。从面料设计专业毕业之后,萨托利一边工作一边游历,甚至在香港生活了一阵子。回忆起那段时 光,他觉得很开心:“当时我只有 24 岁,很多事情现在已经做不了了。这段经历让我接触到了不同的文化,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

    加入 Zegna 集团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萨托利埋首于高级面料的开发和研制。直到 2003 年,集团决定创立年轻时髦的副线 Z Zegna,“搞技术”的萨托利有幸被提拔为掌管品牌风格的创意总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所积累的才华一下子释放出来,让素以商务男装著称的 Zegna 呈现出朝气而前卫的一面。

    因此, 当 LVMH 集团将压箱底的 Berluti 拿出来,预备将这个男鞋老字号打造成顶级男装帝国时,萨托利的名字第一时间浮现在集团 CEO 安托万·阿尔诺(Antoine Arnault)的脑海里。对于安托万来说,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在女装行业趋于饱和的时代,男装市场成为了各大奢侈品寡头争相追逐的新增长点。虎视眈眈的对手开云集团(Kering Group,前身为 PPR 集团)收购了拥有众多著名客户的意大利男装品牌Brioni,历峰集团旗下的Alfred Dunhill 在失去了设计师金·琼斯(Kim Jones)之后,开始在文化和品位方面发力。

    LVMH 集团虽然坐拥时髦的 Dior Homme 和 Givenchy 男装,但依然缺乏一个可以在品质和形象上能让那些腰缠万贯的客户折服的高级正装品牌。

    安托万走了看起来颇为大胆的一步棋,要将父亲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私下最中意的 Berluti 进行一番大改造。这个以手工定制鞋履著称的品牌一直以昂贵和低调著称,一百多年来专注于制鞋,即使在被LVMH 收购后,也保持着较小的规模。给它创造全新的形象,风险无疑很大。

    在一次访谈中,安托万曾经承认,萨托利是他面试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设计师。那次在巴黎餐馆里的会面意义重大,安托万的热情和创意打动了萨托 利。“安托万和我之间相处十分融洽,我认为他是世上最聪明的人之一。他总是在思考,思考怎么解决问题,思考事物之间的不同之处,思考如何做出独特的东西。 每次我们相遇,总能找到共同话题。

    那次在餐馆,我们不断交流对于品牌的看法和建议,各种思维火花的迸发让我觉得这不仅是一场面试,而是一场思维的盛宴。或许这也是我被雇用的原因。”萨托利说。

    对于 Berluti,萨托利一点也不陌生。还在学生时期,他就很期望拥有一双精美的乐福鞋,他与同学一起在伦敦和巴黎搜淘美丽而实惠的东西,却一下子被 Berluti 吸引住了。“我不断地存钱,等存够之后,我再次来到巴黎,终于买到了这双让我魂牵梦萦的鞋子。它颜色很美,做工也扎实,很长时间里,我都穿着这双乐福鞋, 直到现在,它们还保存在我家里。”他回忆道。

    彼时的萨托利料想不到,18 年后,自己会成为这个品牌的掌门人。为了打动挑剔而精明的 LVMH 集团董事长伯纳德·阿尔诺,萨托利在安托万的陪同下,精心准备了各种演示材料和样品。在安托万的记忆里,父亲与人的会面一般不超过 20 分钟,但萨托利的展示却让他饶有兴致地听了一个半小时,最后放心地将自己“隐藏的宝石”交给了这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

    Berluti 男装的裁剪制作过程。

    Berluti 男装的裁剪制作过程。

    奢华的灵魂

    巧合的是,Berluti 的创始人是与亚历山德罗·萨托利同名的意大利鞋匠亚历山德罗·贝鲁提(Alessandro Berluti)。尽管品牌如今扎根巴黎,在身为意大利人的萨托利看来,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在意大利和法国的男装风格中找到属于 Berluti 的完美平衡。

    他认为意大利男装擅长技术,诸如如何使用考究的面料、掌握细节的缝线,法国男装则更侧重风格和态度。“法国男人很善于混搭,走到芳登广场,你会 发现身边的每个人都打扮得很时尚,又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我很欣赏这一点,不同元素的融合会创造出新的元素,这就是我要带给 Berluti 的。”

    这听上去有些像马克·雅各布为 Louis Vuitton 创立时装线时所做的事情。不过,萨托利认为 Berluti 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一个更加小众的品牌,定价更高,顾客自然也会更挑剔。“ 我们不会大量开设门店,因此我们需要变得更加独特。我们希望给客户一种非同一般的购物体验。Berluti 可以在颜色、花纹、图案等上面大做文章。我们为顾客考虑得很周到,顾客的体验和收获也绝对物有所值。” 为了达到这种高标准的独特,萨托利必须完美地将视觉效果和剪裁技术结合起来,在每一个维度上都很好地把握衣服的风格、外观与比例。

    萨托利为 Berluti 创作的首个男装系列在巴黎男装周上进行了别出心裁的展示:一排排整齐摆放的金色靠背椅上放着一双双来自品牌尊贵顾客的鞋履,或者说一段段传奇:迪恩·马汀(Dean Martin)、伊夫·圣洛朗、安迪·沃霍尔……他们代表着一种传统的视角,可借以审视全新的创作。所有 Berluti 男装都延承其悠久传统,以纯手工制作,却有着摩登的轮廓。

    萨托利还特地选用了各个不同年龄层的男模,以强调 Berluti 男人无关年龄,只关乎风格。

    一件备受好评的绿色漆皮夹克就像由品牌的皮鞋脱胎而成。假若顾客买回家穿着一段时间后想换个颜色,Berluti 可以帮他重新染色,并以全手工抛光。这些五位数的手工染色皮鞋或是双层羊毛外套欢迎所有热衷品质的人前来欣赏,不管他们是否能够承受这高昂的价格。萨托利 称之为真正的奢侈。

    萨托利设计的时装和皮具完全没有可辨识的 logo,他与安托万只希望制造出真正好的东西。设计师将自己的创作形容为“雕刻时装”:大到豪华的面料和瘦削的廓形,小到皮质边角和纽扣的扣眼,都是以 一丝不苟的精神进行创作。萨托利认为:“有的衣服当下穿上的确非常有型,但过了五年十年之后再穿,你会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我们做的不是时装,而是可以穿 上十年八载的经典。”

    这种精神与品质显然正是 LVMH 集团所希望打造的,因此 Berluti 每一季的时装展示都得到集团的鼎力支持,尽显别致而大气的手笔。

    2013 年春夏发布,安托万为萨托利在巴黎皇宫花园举办了盛大的私人晚宴。在这个历史建筑中举办如此规模的时尚活动尚属首次,布置总共花费四天才告完成。花园中央 的棋盘式草坪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 Berluti 鞋,模特们闲适地穿梭于绿荫之间,呈现出一幅幅文艺而奢华的绅士画卷。秋冬系列则移师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以濒临灭绝的珍稀动物标本来映衬那些工艺精湛的 作品。

    最近,萨托利又为 Berluti 物色到两张新面孔:英国著 名演员杰瑞米·艾恩斯(Jeremy Irons)与摩纳哥王子皮埃尔·卡西拉奇(Pierre Casiraghi)。他们将出演品牌首次推出的全球广告大片。当被问到为何起用文艺片演员与王室成员的组合时,萨托利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这与身份无 关。杰瑞米与皮埃尔都具有美丽的人格。在我看来,比起外形,美好的灵魂更为重要。”

    Berluti 男鞋的缝制过程。

    Berluti 男鞋的缝制过程。

    B = 《 外滩画报》

    A.S = 亚历山德罗·萨托利

    B: 你的灵感通常来自哪里?

    A.S:我经常看一些四五十岁美丽而成熟的男性的照片。或者,也许他们只有二十岁,但看上去像有五十岁,这令我感到不可思议。

    很多二战后拍摄的黑白照片都很有特色。另外,像摩洛哥、意大利这样的地方也总是能为我带来灵感。

    B: 听说 LVMH 集团给了你很多支持。

    A.S:是的。Berluti 是 LVMH 集团近年来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有幸参与其中,实际上对我本人的帮助很大。打个比方,把草图拿给裁缝,然后回家等衣服做好,和把草图拿给裁缝,并与之进行 深入的讨论,一起思考设计和解决方案,这两种体验是完全不同的。我认为我是个十分幸运的人。所以我竭尽所能,全力工作。

    B: 在设计时,有没有什么准则是你永远不会违背的?

    A.S:我永远不会抛弃良好的审美和品位,这和一个男人的教养、气质息息相关。某些“坏品位”的时装虽然也很有趣,但那并不是我的风格。

    B: 你怎么看待那些艳丽或者说很酷的男性着装风格?当下的潮流是否会影响你的设计?

    A.S: 我观察很多事物,包括年轻人的潮流。作为一名设计师,即使某种时尚元素并非我的风格,我也会进行观察。但是,相比于年轻或是经典、酷或是保守,我更注重塑 造品牌的整体形象和风格。对我来说,有自己的风格很重要。这是个充满风格的世界,我们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并不断前进。

    B: 这意味着你现在只穿 Berluti 的衣服吗?

    A.S:当然。我经常去 Berluti 店里买衣服, 还拥有大约 25 双 Berluti 的鞋子。目前 Berluti 的衣服选择很多,已经让我挑得眼花缭乱了。不过话说回来,我确实会收藏一些经典的衣服和鞋子,尤其是长礼服和燕尾服。我有一处住所专门用来放置这些收藏。我喜欢它们背后的故事。有魅力的东西都让我着迷,即使它们毫无用处。

    B: 假若你的朋友很喜欢你的衣服,你会送给他吗?

    A.S:哈哈,我可以借给他,但是必须归还。我不是吝啬的人,别的可以,只有衣服不行,不能送人。

    B: 你年轻时的穿衣风格是怎么样的?

    A.S:大部分时间我穿得都很经典很优雅,也穿过空军夹克和紧身裤。我曾经很喜欢球鞋,那时候我去米兰买没人知道的牌子的鞋。但是当这些鞋出名并流行后,我就再也不喜欢了。

    B: 当年你有没有尝试过摇滚或者朋克造型?

    A.S:从没想过。年轻时,我更想成为艺术家,而不是歌手。每当我看到艺术家时,总是为他们的风格惊叹。 

    [责任编辑:汤欣慧]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